大江东|万人大会聚焦社区,时尚魔都为何看重“鸡毛蒜皮”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科技聚焦 发布时间: 2020-06-20 05:20

大江东|万人大会聚焦社区,时尚魔都为何看重“鸡毛蒜皮”

上海市社区工作会议现场。 陈正宝摄

6月17日,上海市社区工作会议召开。除了主会场各委办局负责人外,上海全市一万余名区、街镇干部与社区工作者也通过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共同参会。

规格高、覆盖广,足见这个会议份量之重。那么,国际化的时尚魔都,何以如此重视社区里弄的“鸡毛蒜皮”?

今年两会走上代表通道的在沪全国人大代表朱国萍的一番话很有代表性,“我在社区工作30年,最有感触,社区工作搞好了,就是‘小社会’做好了,‘大社会’也就稳定了。”

从非典到新冠,上海的社区在挑战面前愈战愈勇,为城市稳定和人民安全作出卓越贡献。

上周,上海市委常委会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提升社区治理规范化精细化水平的若干意见》,提出深入总结上海社会治理创新制度成果,及时固化社区疫情防控经验,进一步夯实社会治理的基层基础。做好统一规范,鼓励基层首创,持续为基层减负增能,充分激发社区活力,更好服务市民群众。

大江东工作室发现,上海的目标明确,就是让社区治理水平再上新台阶。

防范疫情见证社区力量

大江东|万人大会聚焦社区,时尚魔都为何看重“鸡毛蒜皮”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陈正宝摄

“社区的同志非常辛苦、很不容易,工作做得很细。正是因为大家的辛勤付出,才有了人民群众的安心安全,才有了千万家庭的和谐安宁。”会场上,讲到这里的时候,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很动情。

上海有6000多个居村委会、1.3万个住宅小区,条件有别、情况各异,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袭来,20多万基层社区一线工作人员迅速进入“战时状态”,日夜奋战,开动脑筋,发动居民,破解了物资供应、快递收取、居家隔离等一系列难题。

青浦区香花桥街道香花桥社区一度成防疫难点。357户人家的社区,有三个开放式小区,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也没有物业,社区出入口有15个之多,周边商铺多、人员杂、车辆往来密集……

“首先做的,是对三个小区封闭式管理,把人管住,才能降低疫情传播风险。”香花桥社区党支部书记李春说,封了10个,留下5个供居民进出。

没有物业怎么办?街道的社区保安大队和附近的地铁公司,闻讯支援了8名队员。

“我们也积极鼓励居民自治自防,招募志愿者值守。”一开始,没人愿来,一怕病毒,二怕和人起争端。

破解僵局,社区党员挺身而出上岗,量体温、做登记,划出专区放置外卖和快递,实现无接触配送。很快,居民积极性也调动起来,意识到自家安全还得自己负责。3个小区有30余名居民加入志愿者,轮流上岗,24小时值守,筑起社区安全屏障。

疫情防控期间,上海所有居民小区,绝大部分实现封闭式管理。有围墙的,严控出入口数量;无围墙的里弄,核清入口数量,道道把控;实在无法设门岗的,也做到以网格为单位,划片分区、明确责任……

3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赴湖北省武汉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抗击疫情有两个阵地,一个是医院救死扶伤阵地,一个是社区防控阵地。”

两个阵地,上海表现都不凡,打了一场社区“人民战争”。

疾控中心下发的重点人员名单,社区做到接单、核实、处置全覆盖;对重点地区来沪未满14天人员,信息排摸、上门登记宣传全覆盖;对未回重点地区的常住居民,亲友来访情况全覆盖;已回重点地区、尚未返沪的居民,电话联系跟踪全覆盖……全市累计居家隔离观察30余万人,测体温,代送商品、代倒垃圾等服务保障,一天也不懈怠。

“加减乘除”指引社区治理新方向

“此次疫情,是对上海基层社区治理的一次大考,也是对20多年来上海坚持不懈推进基层治理创新成果的一次检验,成效明显。在基层一线,我们的制度优势转化成了实际的治理效能。”在“2020上海民生访谈”节目中,上海市民政局局长朱勤皓说。

近年来,上海不断加强社区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水平,2017年通过了《上海市居民委员会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以地方立法形式规范居委会职权。

不过,基层日常工作,仍需要一些支持和改变。

去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对《条例》施行情况进行执法检查,发现了居委会面临的一些实际问题。

有的居委干部和社工,除了做好相关行政事务和居民区自治工作,还要做各类网络平台的管理和更新,部分平台重复录入,增加了工作负担,影响工作效率。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